<menu id="q68ey"><menu id="q68ey"></menu></menu>
<menu id="q68ey"></menu>
  • <menu id="q68ey"></menu>
  • <xmp id="q68ey">
  • <nav id="q68ey"><tt id="q68ey"></tt></nav>
  • <input id="q68ey"><tt id="q68ey"></tt></input>
    <menu id="q68ey"><menu id="q68ey"></menu></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游戲攻略 > 正文

    生生不息,摯愛不滅 - 第十六章

    admin 發布:2022-05-27 12


    曼繼望和佑康父子兩人正在塘里框魚?! ÷^望從祥德縣回來后就開了這口小塘,他是一鋤一鋤挖出來的,這口小塘離曼柏公那口井只有二十幾米,他在塘一側開了個口子,平時用塊大石頭把口子堵起來,換水的時候他就挪開那塊石頭,族人們在井邊洗衣、洗菜的水就會灌進魚塘里?! ∷陀涌悼螋~的工具是兩只爛籮,籮筐的底被剪了,成了一個圓筒狀,父子兩人一人抱著一個籮站在水里,他們也不知道哪里有魚,他們站在水里不動,用小腿感受著魚是否靠近,若是魚來了,就把籮一猛子扎到水里把魚圍住?! ∮涌惦m然有滿肚子牢騷,但他也怨不得別人,祥德的俚語講“娘伢愛滿崽”,意思就是說爹娘最寵愛的總是小兒子,所以即便佑康沒有考上大學,但曼繼望和姬英蘭商量后,還是決定花錢給他讀個大專,可佑健在學校里天天打牌,終于還是被開除回來了,用曼繼望在報上看到的話來說,這叫“投資失敗”,每次曼繼望罵佑康,佑康就抱怨:“當初給我接班,我就不是這樣了?!焙髞砺^望已經不想去罵這個失敗的投資了?! ÷^德死后,姬英蘭借助她多年行醫攢下的影響力讓先佐順利當了村支書,先佐在宜溪河對岸另開了一塊地,他把曼繼德的房子留給了弟弟先禮,先佐的家里安了一部電話,是灣里所有務工人員聯系家里的唯一橋梁?! ∠茸舻睦掀判闵徳谧约议T口扯著嗓子喊:“嬸嬸,佑健打電話來了!”  姬英蘭從灶屋里跑出來,一邊解開自己的圍裙扔撣到椅子上,一邊說著:“來了!來了!”  姬英蘭跑過曬谷坪,跑過自家的魚塘,她高興地對曼繼望喊:“老頭子,佑健打電話來了!”  曼繼望俯著身子繼續框他的魚,他的皮膚雖然蒼老了,但肌肉卻依然有力,他單手從籮筐里掐出他框到的草魚,草魚在他手里打著尾巴卻動彈不得,他直起身子說:“曉得了,告訴他我一切都好!”  姬英蘭跑過了石拱橋,來到先佐家,先佐正在和幾個村干部打字牌,大家都向姬英蘭問好,恭敬地叫她“嬸嬸”?! 〖в⑻m笑盈盈地點點頭示意,說:“慢耍,慢耍?!薄 〖в⑻m接起電話,爽朗的笑聲從電話里傳了過去,她說:“佑健,你好嘛?”  佑健在那頭說:“媽,我蠻好,你和爸爸好嘛?”  姬英蘭說:“好,我們身體都好,你爸爸和佑康還在塘里罩魚?!薄 ∮咏≡谀翘旃α似饋?,說:“好多斤一條?”  姬英蘭說:“五斤、十斤的都有?! ∮咏≌f:“不是半斤草魚十兩雞嘛?”  姬英蘭笑著說:“半斤的草魚,那是過去皇帝呷的?!薄 〖в⑻m又問:“你現在還在山東吧?”  佑健說:“山東那邊搞完了,現在在西藏,前兩天剛調來的?!薄 〖в⑻m嘆了一口氣,說:“兒啊,你這都沒有停過,好辛苦嗷?!薄 ∮咏≌f:“國家重點工程,青藏鐵路二期,打通以后,接你到拉薩來耍,這里晚上閃子(方言指星星)好大一顆?!薄 〖в⑻m說:“我不去,我們祥德八寶之地,山好水好,我哪里都不去,你幫我多看些世界?!薄 ∽詈?,姬英蘭總是說一樣的話,她叮囑佑健保重身體,和領導、同事耍好些?! 〖в⑻m掛了電話后,掏出一塊錢放到先佐桌上,先佐收起手里的字牌,像收起一把扇子,他撿起那一塊錢又塞回姬英蘭手里,說道:“嬸嬸,屋里人,客氣嘛給?”他口里的煙嘴一翹一翹的,長長的煙灰卻沒有掉下?! 〖в⑻m道過謝后便往回走,屋里的打牌聲此起彼伏,越來越小,她走過石拱橋,走過她家的魚塘,曼繼望和佑康已經不在塘里了,她回到家里,看到桌上有一封拆開的信,曼繼望說:“郵政所的人剛剛送來的,是滿妹幾寫來的?!薄 ∮涌笛a充說:“還匯了兩千塊錢,”佑康說的時候眼睛都睜大了?! 〖в⑻m也張大了口,說:“兩千塊錢???上回電話里她冒說有這么多啊,這才去了不到一年,月櫻這么有這么多錢?”  佑康說:“廣東那邊公司多、老板多,做一個月頂得過我們這里半年呢?!薄 ÷^望皺著眉頭,說:“這孩子眼里就只有錢,過年也不回?!薄 ≡聶咽歉焯m的女兒娟娟去的廣東,她只有十七歲,她借了月楓的身份證,娟娟把她丟在廣州后就去了深圳找男朋友了,月櫻和娟娟的朋友欣兒住在一起,欣兒租住的房間只有五平米,上鋪之前是娟娟住的,現在給月櫻住,若想爬到床上需要跨過堆在地上的行李,月櫻買了很多快速面(方言指方便面),在欣兒的小爐子上把水燒開,放一點鹽,攪拌一下,把面倒進去,煮軟了就撈到不銹鋼盆子里,哇哇吃起來?! 『髞碓聶讶チ肆硪患倚瑥S,這里提供食宿,宿舍是一個大倉庫里,從門口望去是一排排上、中、下鋪的鐵架床,女工們把行李和臉盆都塞在床底下,床鋪與床鋪之間拉著繩子,繩子上晾著胸罩、內褲、襪子和毛巾,屋子的潮氣伴著臭氣,即便開了窗,慪臭味也揮之不去。下工以后,一個女工打開了收音機,放著《九月九的酒》,月櫻坐在床上,雙手抱著膝蓋,跟著歌曲唱著、哼著?! 〔樯矸葑C和暫住證的執法人員一來,月櫻便躲到床鋪底下,用行李袋把自己擋起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透過行李袋間的縫隙看著執法人員的腳在床鋪間走了走去,她的心撲通撲通地跳?! ≡聶堰€是保留著她讀書時的學生頭,粉嫩的皮膚讓她看起來像個布娃娃,她做事極為麻利,在流水線上,她沾膠的速度是車間里最快的,由于太快,在她后面一道工序的女工經常扯著嗓子喊:“小胖子,你慢一點!”  廠里的食堂分為兩個部分,工人在左邊的大廳就餐,干部在右邊的小餐廳就餐,有一個年輕干部打了飯常常坐到月櫻對面,他是管人力的余經理,余經理眼力極好,招工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出月櫻和身份證上的人不是同一個,但他沒有說破,只說:“你比照片上漂亮?!薄 ≡聶褢{著自己的干練和聰慧,很快也走上了管理崗位,她有了一間自己的小辦公室了,小辦公室和車間用玻璃隔著,月櫻在里面辦公,玻璃那邊的工人們正夜以繼日地趕工?! ≡聶鸭幕貋韮汕K錢的事情迅速傳到了其他幾子妹的耳朵里?! ∵@個消息讓月楓和周思泉的早餐店消停了一會兒。周思泉所在的食品站已經名存實亡了,他用挑沙攢下的錢和月楓開了一家早餐店,但來吃的人實在是太少了,那個時候人們哪里有條件來外面吃早餐?賣不完的早餐兩人就自己吃,吃不完就倒掉,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后來倒的就不是早餐了,月楓撒起潑來直接就是摔碗、摔盤子,鍋碗瓢盆噼里啪啦從屋里摔到街上,鄰居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芩既恢笨刂频煤芎?,他從來不發脾氣,月楓摔完以后他就提著笤帚和撮箕去街上掃,他對月楓說:“你如果想去妹妹那里,你就去吧,孩子我來照顧?!薄 ≡铝覅s因這個事情吵得更厲害了,月柳不是要去廣州,她要去毛里求斯,月櫻兩千塊錢的事情更加堅定了她去毛里求斯的想法?! ±罨W谧约业睦衔莸拈T檻上做著冰袋,這是一種兒童很喜歡喝的色素飲料,將調好的色素飲料灌到葫蘆狀的塑料袋里,然后用燒紅的鉗子一夾,口子就封好了。李基福一家人堅決不肯月柳去毛里求斯,李基福甚至說:“你如果去,就離婚!”  月柳說:“離婚就離婚!”  李基福說:“那孩子怎么辦?”  月柳說:“一人一半!”  李基福的廠長日子只風光了一小段,他接手的時候,縣立服裝廠已經積重難返了,他在國營的門店里賣著自家做的服裝,他在家里做,月柳在店里賣,過了幾天又換過來,月柳在家里做,他在店里賣,他和幾個副廠長借著最后風光的日子又賣了些戶口,賺了一票后,縣服裝廠終于支撐不住轟然倒閉了?! 『髞碛幸患蚁愀鄣膭趧展緛砜h里招熟練的縫紉工去毛里求斯,告示上的薪水開的非常誘人,裁縫們看到告示上的數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做一個月頂縣里一年,可天底下會有這樣的好事情嗎?服裝廠的工人們都將信將疑,他們跑來問李基福,李基福說:“不怕死就去!”  佑安家的日子更不好過了,電影站改制為電影公司后,自負盈虧,電視普及以后,已經沒什么人來看電影了,但電影公司辦公樓里的“不夜城”卻依舊夜夜笙歌,劉偉業的兒子劉繼業用每人五十元幾乎買到了電影公司在職職工的所有選票,成功當選為電影公司新一任總經理,“不夜城”酒店就是劉繼業上任后第一項政績,說是用來創收,可里面進進出出的除了宣傳系統和文化系統的干部,就是劉偉業口中所謂公司業務上的朋友,賬面的數字越滾越大,電影院里的人越來越少,一場電影下來,就稀稀拉拉幾對情侶扯了幾張票,電影放完以后,于文生的小女兒于小燕在電影院二樓對樓下喊:“佑安,你那里掃了多少瓜子殼?”  佑安回答:“沒有,可能是我沒太看清?!薄 ∮谛⊙嗾f:“我看清了,我這里也沒有?!薄 ∮影步拥降霓r村電影已經成為臭狗屎了,他坐在土橋村村支書的家里,兩人四目相對,大眼瞪小眼,支書說:“現在大家都不看電影了,村里也沒幾個人,是你們自己硬要放的?!薄 ∮影舱A苏蓷l縫一樣的眼睛,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說:“放農村電影是國家規定的,放都已經放了,你就把錢給我吧,這半年里我來了六次了?!薄 ≈f:“我反正沒有錢,你要錢,自己挨家挨戶去討?!薄 〕陨物埖臅r候,支書和夫人在桌旁哇哇吃,佑安坐在門口點了一支相思鳥的煙,后來支書夫人起身去了灶屋,出來的時候端了一碗面,上面有一個荷包蛋,支書夫人遞到佑安手里,說:“曼師傅,你快吃吧?!薄 ∮影步舆^碗就狼吞虎咽地吃起來,吃得好響,像打雷一樣?! 」沤鸹ㄋ诘奈褰饛S也賣了,她現在在縣里一家早餐店洗碗,這是她找的第二家早餐店,比之前那家多三十塊錢一個月,冷天,她的手指經常開裂,手指上裹滿了風濕膏膠布,她的手在冰冷的水里刷著,搓著,疼起來的時候她就捏兩下手指上的關節?! ∷龥]有孩子,這是姬英蘭愈發不喜歡她的原因,她和佑安在大浦鎮五金廠宿舍住的時候,姬英蘭趕集路過,便進來看了看,正好撞見佑安端著一盆衣服要去洗,姬英蘭在搪瓷臉盆里用小拇指翻來翻去,勾出一個胸罩,瞪著佑安說:“堂客們的衣服要男人洗,反了天了!”  佑安眨了眨兩條縫一樣的眼睛,說:“她不太舒服?!薄 〖в⑻m說:“就曉得不舒服,連個蛋都沒看見!”說完就揚長而去?! 」沤鸹ㄔ谒奚崂锫犚娏?,她止不住地哭?! ∪ピ聶褟S里的事情,姬英蘭沒讓古金花去,曼繼望本想幫媳婦說兩句話,被姬英蘭懟了回來,說:“一瘸一拐的,別倒了我女兒的色!”  出發那天,就佑安兩口子沒來。月楓和佑康坐長途大巴去廣州,月柳坐勞務公司的車先去衡州,到了衡州再集合各縣的裁縫繞道香港坐飛機去毛里求斯,祥德縣就她一個人報名?! 南榈驴h到廣州的大巴中途停了十五站,月楓就下車吐了十五次,佑康在半路上買了一瓶風油精讓她在車上聞,一點用也沒有。坐了十幾個小時長途車終于到了廣州,廣州繁華的夜景讓兩人眼花繚亂,姐弟二人扛著行李走出車站,月櫻一身職場精英的打扮讓月楓和佑康差點認不出來,月櫻旁邊站著余經理,余經理親切地和月楓、佑安打招呼,并幫他們把行李塞到小車的尾箱里,月櫻坐在副駕駛,一五一十地向他們交代明天入職的事情?! 〕赃^宵夜后,余經理和月櫻又把月楓和佑安送到了工廠的宿舍,余經理領著佑安去了左邊的男宿舍,月櫻帶著月楓去了右邊的女宿舍?! ∮嘟浝韺τ涌岛芸蜌?,幫他抬行李,還給他散煙,佑康順手就接下了,余經理拿出一只精美的金屬打火機給佑康點火,佑康也欣然接受,余經理走的時候還招呼宿舍的工友多關照佑安?! ∨に奚徇@邊,月櫻把行李往地上一丟,說:“姐,你怎么帶這么多東西來呀,不曉得來這里買嗎?”  月櫻慌忙打開袋子檢查,她一樣一樣的取出來,臉盆、腳盆、毛巾、襪子、碗筷、洗衣粉……  月櫻抓起那只裝了半壺洗衣粉的玻璃小瓶,說:“姐,洗衣粉你也帶了?!薄 ≡聴髡f:“姐已經想好了,來這里就是賺錢的,不花一分錢?!薄 “滋?,月楓、佑康和月櫻是說不上話的,他們在流水線上忙活著,只能遠遠透過車間的玻璃看著月櫻在小辦公室對著一個像電視機一樣的盒子在桌上敲來敲去,有時候看到穿西裝革履的人進去,月櫻就會把窗簾拉上,吃中飯的時候,月櫻在小餐廳吃,和廠里的領導有說有笑?! ⊥砩舷鹿ひ院?,月櫻時常還在辦公室忙活,食堂的師傅親自把炒好的河粉送到月櫻的辦公室,佑康很好奇月櫻老對著那個電視機一樣的盒子在干嘛,他想過去找她,月柳卻攔住他,說:“祖宗,你別去給她添亂?!薄 ∠鹿ひ院?,月楓洗簌后就睡了,佑康認識了廠里幾個嵐江省的老鄉,便時常拉著他們打牌,他和這幾個牌友想到了一個發財的路子,他們幾個相互掩護,每天都從流水線上偷幾雙貝殼頭鞋子藏到衣服里帶出來,下工的時候便悄悄拿到外面去賣,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可況他們是偷鞋,被廠里保衛科發現后,余經理跑到保衛科想把這個事情壓下來,月櫻卻堅持按廠規辦事,佑康就這樣又回了曼家灣?! ∵^了不久,月楓也回去了,月楓并沒有犯什么事,而是周思泉轉運了。

    生生不息,摯愛不滅 - 第十六章

    標簽:

    版權說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 金勝昊下載網 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和附帶本文鏈接;

    本文地址:http://www.safetsolutions.com/yxgl/10248.html;


    取消回復歡迎 發表評論:

    分享到

    溫馨提示

    下載成功了么?或者鏈接失效了?

    聯系我們反饋

    立即下載

    日本黄色一级视频_成 人 a v免费视频4g_亚洲AV片不卡无码久久wy193_国产乱子伦一级A片免费观看